第1407章 自作虐不可活

-因為,他剛剛纔查到喻色的本事。

喻色看診,不需要任何的儀器輔助,隻需看一眼病人,就能確定是什麼病。

所以,喻色現在隻要一回頭看一眼許慶珍,許慶珍有冇有病她全知道。

立碼也就清楚他要為許慶珍打頭孢不過是應個景,是冇什麼用的,是在拖延時間罷了。

他此刻就有種被放在烤爐上烤的感覺,整個人都熱的不行,很難受。

很慌。

很亂。

這是做為一個科主任的他第一次這樣慌。

雖然剛剛查到喻色傳聞的那一刻他甚至是很不相信那是真的,但是再回想一下之前喻色剛進入到這間臥室,一看到老太太時的反應,再加上被她施針鍼灸後老太太現在已經能動了,甚至還能喝水了,他就動搖了,就有些相信那些傳言很有可能就是真的。

越覺得是真的,此時越是心慌。

“孟主任,小色問你呢。”眼看著孟主任被喻色問的傻了,楊嘉蘭不介意提醒他一下。

孟主任下意識的抬手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,強裝鎮定的道:“打了就有用了。”

“頭孢也挺貴的,有點浪費。”喻色很正經的迴應了。

“是喲,頭孢太貴了,有點浪費醫療資源呢,小色有更好的不用浪費資源的辦法就能把人救醒吧?”楊嘉蘭卻是個人精,喻色一開口,她就想喻色出手了,喻色出手就好辦了。

聽到這話,喻色再看了一眼老太太,終於轉身看向了楊嘉蘭,還有楊嘉蘭身側沙發上的許慶珍,果然是裝暈。

她微微一笑,低聲道:“可以,我來救醒她,就不需要浪費孟主任的頭孢了。”

“小色,你還是鍼灸吧,鍼灸最不浪費了,隨便紮一針就能救醒吧,反正是反覆使用的銀針,對了,救大嫂你打算鍼灸哪裡?不會也是人中吧?”楊嘉蘭看著喻色走過來,一句一句的追問著,聲音不高也不低,足以讓裝昏的楊嘉蘭聽得清清楚楚。

“不,不是人中。”

“那是?”楊嘉蘭這會好奇了,好奇寶寶的追問著喻色,可不止是想讓喻色整治許慶珍,就是純粹的好奇。

喻色淡定的給了兩個字,“眼尾。”

“就是紮在大嫂的眼尾?”

“對。”

楊嘉蘭伸手落到自己的眼尾處,“眼尾就是一層皮包著骨頭,怎麼紮?難不成你要紮進大嫂的骨頭裡?”

楊嘉蘭這真的隻是隨便問一句,可冇想到喻色居然就點了點頭,“是。”

“不許。”墨靖臣上前,“不許你為我母親鍼灸。”楊嘉蘭和喻色的對話他都聽到了,喻色要鍼灸在眼尾,那不是治病,那是傷人,也就是傷他的母親許慶珍,他不能同意。

“靖堯,有人欺負我。”喻色看都不看墨靖臣,隻對墨靖堯說到。

墨靖堯伸腿一踹,直接快狠準的就踹倒了墨靖臣,“墨一,把人帶出去,等警察來了交給警察就好。”

“墨靖堯,你憑什麼?我一冇犯法,二也冇犯法,你不能動我。”

他歇斯底裡的高喊著,一聲接一聲,喻色這裡充耳不聞,“按著大伯母的頭,我落針的時候不能讓她動。”

“是。”兩個傭人上前,真的一左一右的按住了許慶珍的頭,不許她動的樣子。

喻色拿起了銀針,開始落針了,她速度慢悠悠的,邊落邊道:“在下針了,嗯,就紮這裡。”她語調慵懶,但是落針的時候,自自然然的就帶起了微風。

如果不去注意的話,是察覺不到那低低弱弱的微風的,但是躺著的許慶珍卻是感覺到了。

隻為,她此刻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眼尾處。

從聽到喻色說要在她眼尾處鍼灸開始,她那一處就特彆的敏/感。

喻色的針落下來了。

針尖已經觸到了她眼尾的眼皮處,最先的感覺是涼和尖,隨即就是疼,那疼纔開始,針尖還冇有紮破她的眼皮,她身子一顫,再也忍不住了,伸手就揮開了喻色的手,“什麼東西?”

她裝作才醒的樣子,在推開喻色的手的時候,隨意的這樣問了一句。

就彷彿她之前一點也不知道喻色要在她眼尾處鍼灸似的。

這樣的反應讓在場的人都看傻了。

楊嘉蘭反應最快,“大嫂,你醒的真快呀,好象有些過於快了。”

許慶珍的臉色青一片紅一片,這裝暈也不成,她太難了。

不過這麼折騰了一下,她想墨靖堯應該忘記要追究老太太中毒的事了吧。

卻不曾想,她才這樣想,就聽墨靖堯道:“大伯母,祖母現在這樣,你冇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

墨靖堯這是在給許慶珍最後一次機會。

她若承認了,他就暫時的放過她,把她交給老太太去處理。

畢竟,最有權力處理許慶珍的,就是老太太了。

“我……你讓我說什麼?我什麼也不知道。”許慶珍還在做最後的掙紮,這麼多人看著她,這會子死也不能承認,否則,她以後在人前還有臉嗎?

從此冇臉見人不說,也不用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混了。

她好歹是要臉的人。

反正,能躲一時是一時,能扛一時是一時。

“老太太是怎麼回事?”墨靖堯遲疑了一下,還是想要再給許慶珍一次機會,這算是最後最後的機會了吧。

許慶珍倘若失去了這一次的機會,那後麵就不要怪他公事公辦了。

雖然,許慶珍這樣的人根本不需要同情,隻配公事公辦,可是自從確認了喻色懷上了自己的寶寶,不知道為什麼,墨靖堯發現他現在變了些微,變的心更加的軟,變得許多事都不太想要去較真了,就是突然間到了一種得過且過的‘中年人’的狀態。

他不知道他這樣是好還是不好,但是既然是這樣的感覺,他就這樣做。

“不知道。”許慶珍還是不知悔改的隻有這三個字。

墨靖堯揉了揉眉心,“自作虐不可活。”

“墨靖堯,你一個晚輩,有你這樣說長輩的嗎?”許慶珍還在做最後的掙紮。

“自作虐不可活,我說如何?”忽而,床上傳來了一道虛弱的聲音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