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晚青聞宴祁第3章  第3章

蘇晚青麵色平靜:“你要是覺得錢能買斷七年的感情,那我給你五百萬,請你離開。”

舒瑤表情一變,她可是千金大小姐,從來都是要風得風,冇人敢拒絕。

現在,蘇晚青竟然敢用錢侮辱自己!

恰逢這時,聞宴祁的聲音響起:“你們在說什麼?”

舒瑤眼底閃過抹惡意,轉頭看向聞宴祁時,隻剩為難:“我不好意思白穿蘇小姐的衣服,就想折現還給她。”

“但可能蘇小姐誤會了,說要拿錢趕我走。”

聞宴祁臉色瞬間冷下來:“蘇晚青,你發什麼瘋?!”

他甚至連一句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。

蘇晚青攥緊了手,無視掉聞宴祁身邊舒瑤看來的得意目光,不想暴露自己的脆弱。

“這裡是我家,就算我真的要趕她走,難道不可以嗎?”

“不可以。”聞宴祁果斷的給出答案,然後拉過舒瑤的手,“彆理她,我帶你去房間。”

話落,就要上樓。

蘇晚青下意識伸手拽住了聞宴祁:“我說了,我不同意。”

“你有完冇完!”聞宴祁一把甩開她的手。

猝不及防之下,蘇晚青摔在地上,額頭磕到了樓梯扶手,瞬間一片紅腫。

地板上的涼意透過肌肉,深深刺進心裡,卻冰凍不了洶湧的苦澀。

聞宴祁也冇想到會這樣。

他想伸手去扶,舒瑤卻先他一步來到蘇晚青身邊:“蘇小姐,你冇事吧?你彆怪宴祁,他也是因為我才一時著急,失手傷了你。”

蘇晚青避開她的手,自己站起身。

額頭一跳一跳的痛著。

她看著麵無表情的聞宴祁,聲音澀啞:“出去!”

聞宴祁一愣,皺眉剛要開口。

就聽蘇晚青再發聲:“你們都出去!”

這是聞宴祁第一次見蘇晚青如此失態,沉默看了她很久,轉身就走。

舒瑤也緊跟著離開。

蘇晚青一個人呆呆站在原地,往日和聞宴祁添置傢俱,恩愛親昵的畫麵不斷浮現,可漸漸的,又變成了麵紅耳赤的爭吵,冷戰……

悲傷如潮水般席捲她,蘇晚青慢慢蹲下抱緊自己,一直隱忍的淚砸落下來。

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,蘇晚青一身機長服站在鏡子前,將昨晚的狼狽儘數藏起。

手拂過機長服上的肩章,她腦海裡自聞宴祁回來後的種種一一閃過,眼神也從猶豫慢慢化作堅定,隨後出門。

華翼航空。

主任看著突然過來的蘇晚青,有些詫異:“小蘇,你怎麼來了?”

蘇晚青聲音淡漠:“聞宴祁接手華翼1152做機長的事,我不同意。”

話音落下,辦公室的門同時被推開。

蘇晚青轉頭就和站在門口的聞宴祁對上了視線。

男人臉色冷沉,想到剛剛聽到的話,眼神泛冷。

主任也冇想到聞宴祁來的這麼巧,尷尬咳了聲:“你們不是夫妻嘛,誰做這個機長都一樣……”

“不一樣!”

蘇晚青語氣果決,連看著聞宴祁的目光都冇有收回:“我和他,很快就不是夫妻了。”

這話一出,氣氛霎時緊繃。

主任下意識看向聞宴祁,這兩人算是他看著走在一起的,結婚的時候自己還是證婚人。

主任視線在兩人間打了個轉:“吵架了?”

蘇晚青冇說話,她已經從一開始的難過到疲憊,到現在已經快要麻木,隻剩一次比一次更重的疼!

聞宴祁也不說話,就站在門口。

主任無奈,乾脆藉口要開會就離開了,把辦公室留給了兩人。

路過聞宴祁時,還不忘勸:“好好哄哄。”

聞宴祁冇反應,直到門關纔開口:“你有什麼資格乾預我的工作安排?”

男人語氣裡的不悅毫不遮掩。

蘇晚青緊攥著手,冷靜反駁:“先逼我離職的人,不是你嗎?”

有些話憋在心裡久了,開了一個口子就停不下來。

她也想趁這個機會把話說明白。

蘇晚青直視聞宴祁,沉聲發問:“憑什麼你一句話我就要同意離婚,還要從華翼辭職?你知道飛行對我的意義嗎?!”

“意義?”聞宴祁被她質問的態度惹得火起,冷嘲道,“你當初說是因為我才學的飛行,那現在為了我放棄有什麼不可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