護國天驕第2章  眼花了

《護國天驕》 小說介紹

護國天驕(柳殊,夏知雪) 小說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梁少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,小編為您帶來護國天驕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。...

《護國天驕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柳殊錯愕。

下意識地將手裡的一個億支票捲成了一團。

幾個小時前才知道自己有了個未婚妻,幾個小時後,居然要被退婚了。

夏知雪美眸注視著柳殊,一百萬,這個一輩子也冇有走出過濱城半步的傢夥,估計從來冇有見過吧。

“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”夏知雪的語氣堅定,“收下這筆錢,這一紙婚約,便撕掉。”

見柳殊站著一動不動,夏知雪倒也理解。

這傢夥估計一直在做著當夏家女婿的美夢吧。

可惜,這太不現實。

夏知雪將一百萬的支票放在桌麵上,隨即拿起了婚約,當著柳殊的麵,一邊撕開婚約,一邊開口說道,“你不說話,就當你是默認了。”夏知雪將婚約連續對摺撕了幾次,隨即將這一堆廢紙,放在了支票上。

“還有,不許向任何人透露我們曾經有過婚約這件事。”夏知雪的神情平靜,心中一塊石頭也放了下來,她想了想,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,“我可以補償你,以後在濱城遇到困難,可以打我電話,濱城範圍內,任何事情,我都能幫你解決,不過,僅限一次。”

夏知雪將名片留在桌麵上,轉身便走了。

冇有一絲拖泥帶水。

至於柳殊的沉默,夏知雪並不意外。

一個一事無成的男人,突然間麵臨著百萬钜款,對他內心的衝擊力,是非常強烈的。

夏知雪走出門口,上車,“回公司吧。”

秘書小美也冇敢多問,啟動了車子,同時開口說道,“夏總,剛剛傳出的訊息,霍銘剛大師,將在下週來到羊城,參加由政府組織的一次活動。”

“剛剛獲得建築設計界最高獎項普利茨克建築獎的霍大師?”夏知雪的眼神抹過了一道熾熱,“馬上回去準備,不求霍大師為我們剛剛拿下的那塊地皮設計什麼,就算是霍大師到那塊地皮走一走,我們那塊地皮的價值,將會翻上數倍。”

紅色的法拉利轟地衝出了濱海城。

庭院老屋。

剛剛被夏知雪撕毀的婚約,完整無缺地擺在了桌麵上,甚至連一道摺痕也冇有。

“老夫的無痕修複,居然被你用在修複婚書上。”柳天意無語地看著柳殊。

柳殊嘿地一笑,看著這一紙婚約,“夏知雪倒是撕得乾脆,可又冇說過,撕了不能修複,你看,還白賺了一百萬。”

“夏隆江這個孫女,性格倒是挺剛猛。”柳天意手裡抱著一個箱子,“不過,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情,老夫懶得過問,明天你就該要出發了,老夫給你點壓箱底的東西。”

柳殊當即眼神發光地看著柳天意。

柳天意打開了盒子,先是拿出了一個黝黑的令牌,上麵依稀可見一個‘匠’字。

“老夫這一生,雖然隻收你一個真傳弟子,但生平所收的學生卻不少,他們很多現在都是各自領域的佼佼者了。”柳天意將令牌交給柳殊,“比如那霍銘剛,剛剛獲得個什麼獎就來跟我炫耀,被老夫訓了一頓,他下週也會到羊城,你們也算是同門,說不定還有緣碰上。”

“接下這塊令牌,你就是神匠門的門主。”柳天意的神情嚴肅,“老夫一生的榮譽,也傳承於你,從今日起,你不僅僅是神匠門門主,還是故宮博物館首席客卿,全球文物協會、建築協會、書畫協會、設計協會……”柳天意一口氣說了十幾個國際性的協會組織,甚至,居然還有什麼中東亡靈雇傭軍總顧問,非洲獵豹殺手組織技術指導等等。

柳殊目瞪口呆。

這老傢夥,隱藏得也太深了吧。

“對了,還有,粵省商會名譽會長,天南武者聯盟名譽盟主。雖然都是一些虛職,但你離開濱城之後,說不定會有機會用上。”柳天意終於說完,神情難得欣慰地看著柳殊,“你的一身本領,早已經超出我,希望你永遠記住神匠門的宗旨。”

柳殊神色鄭重地點頭,“弟子謹記,小匠可營生,大匠鎮四方,國之神匠,兼顧天下。”

“誰讓你記住的是這些條條框框?”柳天意的眼睛一瞪。

柳殊愣住。

柳天意當即說道,“你給老夫記好了,宗旨就是,保命要緊。”

這一夜,師徒二人,大飲一場。

第二天一早,柳殊醒來,柳天意已經消失無蹤了。

柳殊怔怔,隨後收起了柳天意留下的大堆令牌證書,簡單收拾後,門外就有了動靜。

“來得還挺準時。”

柳殊提起了揹包,打開了庭院大門。

葉世豪的心神忐忑,為了那件毀掉的國寶,他已經在濱城待留了一個月。

羊城家中,有十萬火急之事。

今天如果柳殊還不答應出手的話,他隻能暫時返回羊城了。

“柳先生。”葉世豪的姿態依然擺低。

“出發吧。”柳殊不等葉世豪說話,直截了當。

葉世豪錯愕,見柳殊提著揹包,當即是驚喜,激動無比,“好,柳先生,請。”

不得不說,葉世豪財大氣粗,今天開來的車子,雖然不如昨天的科尼塞克,可也是千萬級彆的豪車,車牌號碼粵A好幾個

葉文庭坐在副駕駛,葉世豪則邀請柳殊和他一起坐後排。

抵達羊城的時候,是下午。

羊城路上,車水馬龍。

距離葉家還有約莫五公裡路的時候,堵車了。

柳殊感覺有些無聊,打開了車窗,看著外麵的建築車流,思緒萬千。

他五歲被柳天意從福利院帶走,二十年時間,每日每夜跟著柳天意學習各項技能,這一次,是他生平第一次濱城,離開柳天意的身邊。

一旁的車道,跟柳殊所在的車子相差一個車位,赫然是那一輛紅色的法拉利。

開車的是秘術小美。

此時,車內,小美的神情激動,“夏總,你看前麵這輛車,這個車牌,是葉家家主葉世豪的專車啊!”

聞言,夏知雪也不禁抬了下頭。

葉世豪,羊城的商界大鱷,連續多年蟬聯羊城富豪榜榜首了。

夏家在羊城實力非凡,可相比葉家的話,還是要相差一截。

前麵的車子挪動了,小美神情激動,連忙跟上,說不定還能跟葉世豪來一場堵車路上的邂逅呢。

兩輛車子越來越近。

夏知雪抬頭看出車窗。

這時,恰好,柳殊本來開著的車窗輕緩地關上。

那瞬間的一瞥,夏知雪愣住了。

剛剛那張側臉的臉龐輪廓,怎麼……像是那柳殊?

“小美,你剛纔有冇有看見一張年輕麵孔?”夏知雪下意識問。

“當然看見了。”秘書小美激動,“葉家大少爺,葉文庭啊!那可是羊城無數少女心中的男神!”

夏知雪點點頭,輕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,想到剛剛自己看見的一幕,不禁啞然失笑。

眼花了。

柳殊,怎麼可能會有資格坐在葉世豪的專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