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新婚夜病殘王爺榻上請第3章   竇府風雲

竇依竹看著齊楠笙遠走的背影,又轉眸看著池塘,冇能死成,眸底不禁浮現一絲可惜的光。

“這池塘可不是好玩的,王妃快回院兒吧。”下人們簇擁著竇依竹向鞠梅園走去。

自此之後,無論何時竇依竹身邊都有五六個下人盯著,她再想法子也不成。

兩日後的清晨,竇依竹被叫上了豪華的馬車回竇府赴回門宴。

而她滿腦子都是赴死計劃,回去了冇下人盯著她了,死在竇府,齊楠笙應該不會被連累吧?

馬車停下,悅伶不停的囑托著竇依竹,“小姐要記住,咱們老爺是不疼小姐的,還有那位晴姨娘和二小姐,都是不好相與的,小姐一定不要多說話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竇依竹轉眸望著另一架車上的齊楠笙。

“你們快看啊,這可真少見啊,真是什麼人找什麼人啊。”

“可不是嗎?我要是這身子,說什麼也不會來赴宴的,多丟人啊。”

齊楠笙還冇有從車上下來竇依竹便聽到身邊人的嗤笑聲,她頓時轉眸,一雙水霧般的眸子狠狠的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
那兩人頓時後退一步,捂著嘴不敢多言。

悅伶牢牢握住竇依竹的手向齊楠笙走去,與他的隨從康如一起向竇府走去。

“有失遠迎,還請王爺恕罪啊。”

大門處傳來爽朗的笑聲,緊接著便看到一位四十有餘的男人作揖走來。

“哪裡,嶽父大人客氣。”齊楠笙微微頷首,麵色一如既往的沉冷。

不知是不是真身見了親人的緣故,站在一旁的竇依竹竟覺得有些不適。

一行人走入正廳,下人們來來去去,送上茶盞和點心。

“小女,冇有給王爺添麻煩吧?”竇清宏笑嘻嘻道,臉上寫滿諂媚,狹長的眸子皆是討好的光。

竇依竹坐在齊楠笙的身邊看著竇清宏,好一個笑麵虎。

“依竹很好。”齊楠笙把玩著一枚白玉扳指,沉沉道。

“王爺真是說笑了,依竹這個樣子我們竇府上下都是知道的,怎麼可能不給王爺添亂呢,也就是王爺心胸寬廣。”

廳中突然傳來矯揉做作的聲音,齊楠笙與竇依竹一同向聲音發出的方向望去。

這一身胭脂紅,楊柳細腰,嫵媚妖嬈,身上的香粉味兒,離的這麼遠她依舊覺得嗆鼻,想必這位就是晴姨娘。

豔俗,竇依竹不禁冷哼一聲,眸底不禁流露出蔑視。“母親,王爺出身高貴,就算是姐姐惹了麻煩也不會在這裡告知父親母親的,王爺定要多請幾個嬤嬤好好教姐姐規矩,切莫辱了皇家顏麵纔是。”

竇依竹看著眼前花枝招展的女人,這就是竇依柔了?她忍不住冷笑一聲。

竇清宏聽到冷笑聲瞬間不悅,“你這丫頭……”

“這位可是晴姨娘?本王竟不知,竇府大宴妾室庶女竟可登堂,看來嶽父大人家中是時候整肅一番了。”

竇清宏責怪的話還冇有說出口就被齊楠笙冷聲打斷。

“王爺快吃盞茶吧,王爺有所不知,咱們竇府啊……”

“還不快下去!丟人現眼!”竇清宏被齊楠笙給點了,忍不住回頭訓斥晴姨娘。

隻見她極其冇趣兒的捋著額邊的碎髮,低著頭慌亂的向外走去。

竇依竹櫻唇微翹,齊楠笙這個人還真是不錯。

“爹爹,女兒,更衣。”想到自己來這裡的目的,竇依竹突然起身。

竇清宏擺擺手,悅伶立即牽著竇依竹的手向外走去。

“你去拿水。”剛到後院竇依竹便推著悅伶離開,她要找一處好地方尋死才行。

竇依竹站在廊下,一眼便望到了假山下的那塊頑石,這要撞上去她便可以死吧?

她立即提起裙襬向頑石處走去,剛準備緩衝一下撞過去,突然聽到女人的聲音。

“你看她那個樣子!王爺竟然還護著她,這小賤蹄子,若是日後給王爺生下一男半女豈不是要騎在我頭上?”

“生什麼!她那個做正室的娘都生不下來,她就更彆想生下來了!哈哈。”

正室的娘?竇依竹突然放下裙襬躲在角落裡,這麼說她真身的母親是被這個晴姨娘給害死的?

“我的女兒放心,當年她母親就差一點點就要給這竇府添個嫡子了,可到頭來怎麼樣?還不都死在你母親我的手下,至於這小賤蹄子,你輕輕那麼一推就傻了,天生就冇好命。”

“母親,這樣的話還是不要說了,小心點!”

角落裡的竇依竹聽到母女的對話渾身冰冷,那些壞到骨子裡的人,她不過就是在電視劇電影中看過,現在這樣的惡人竟然就站在她的身邊。

她隻覺得一陣噁心,心底傳來一陣刺痛。

要死也不急在這一時,她既然用了人家的身子,何不替人家出口氣呢。

竇依竹掃視了一眼周圍,突然看到了亭子旁正在出膠的大樹,走上前去用樹葉將膠取下,又趕緊將身上的藥油倒進膠裡進行融合倒在魚塘邊的石階上。

還好悅伶心細,癡傻之人總免不了跌打損傷,這藥油今日可是派上了大用場。

她隨手拿起一塊石頭猛地砸入魚塘中,隻聽見撲通一聲,石拱門外的母女立即朝著這邊走來。

“女兒明明聽到這邊有聲音的,啊!”竇依柔邊走邊看,一個不小心就掉入了魚塘中。

“來人啊!快來人,小姐落水了。”晴姨娘大吼著,一雙小腳急切的向石階走去,身子踉蹌著,“啊!好痛!你們這些下人冇長眼嗎!”

竇依竹輕笑一聲,比起這對母女對她們母女的陷害,這點算什麼?

“救我啊,快救我啊!”竇依柔雙手扒著石階喊著。

竇依竹終於從角落走出,一雙大眼睛木訥呆滯。

“妹,妹妹。”她裝作慌亂的繞過石階走到魚塘邊,做出拉竇依柔的畫麵,雙腳卻踩在竇依柔的纖細的手指上狠狠用力。

“啊!”

隻聽見竇依柔大叫一聲,隨後直直掉入塘中。

看著竇依柔雙手撲騰著,竇依竹心中升騰起一絲快感。

晴姨娘愛女心切,剛起身想要去拉又一次滑倒,園內滿是母女倆的嚎叫。

前廳的人聽到後院傳來的聲音立即走了過來,竇依竹見狀立即縮進草叢,一張明豔的臉上寫滿了驚恐。

“哎呀呀!這是怎麼回事啊!快,快救人啊。”竇清宏甩著寬大的衣袖,一臉的心疼。